运转|盛夏,向西

本文系协会成员GWZ撰写的新疆运转游记。文中GWZ着重介绍了旅途中的各个车站及沿途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向我们展示了新疆以及新疆铁路的风貌。

在Z69上一觉醒来,已是将至嘉峪关站。虽然一夜没有睡好,还是不由得有些兴奋。一切收拾停当,便是柳园站了。在柳园站下车玩耍片刻。终于,踏上乌局的地面了。

列车在柳园站进行吸污作业。一辆辆吸污车开到了列车旁。乘客们纷纷下车溜达,站台上久违的小推车也受到了乘客的围攻。

站台上的小推车静静地等待下趟列车的到来

站台上的吸污车

驶向哈密

列车行驶在兰新线上,在哈密站之后改经兰新客专线。在经过哈密东站时,得以一窥这座西北第三大编组站的驼峰。正好有一列车正在进行解体作业。哈密站与哈密东站之间是环形路线,北环是兰新线,南环经哈密南站引出哈罗线。

哈密东站驼峰上正在进行货车解编作业

一列CRH5G驶过哈密站

哈密站站台上的小推车内堆满了哈密瓜

哈密站之后,经过炎热的吐鲁番北站,没多久便到达了乌鲁木齐站。乌鲁木齐站的前身是位于乌西站与现乌鲁木齐南站之间的二宫站,而现在的乌鲁木齐南站则是曾经的乌鲁木齐站。Z69在乌鲁木齐站享受了一站台待遇。

由于市内交通的缘故,在乘坐T9517前往喀什站时,我们选择了在乌鲁木齐南站乘车,得以欣赏老乌站的景色。乌鲁木齐南站位于沙依巴克区,周边比之乌鲁木齐站繁华不少,交通也更为方便。各民族的旅客们在这里来来往往。南站的候车室有三层,规模庞大,处处透着老乌站的气派。站台层在二层。

乌南站的站厅装饰已经显得很老了,但是却纤毫无尘、整洁明亮。这样的车站我还是第一次见。检票口没有锁。后来才发现那是因为出检票口之后通向天桥的通道与外站厅是直接相连的,在组织乘客上车的时候,再用活动栅栏把通道与外站厅隔开。检票操作在天桥上进行。

乌鲁木齐南站干部指导旅客使用TVM购票

候车室内旅客众多,但地面纤尘不染

从站内眺望站外

乌南站的奇妙翻译。注意安全,Notice Safety

组织旅客乘车时用活动栅栏隔开天桥与外站厅

T9517上的乘客以维族同胞居多,车厢里交谈的话语主要都是维语。也夹杂有蒙语。还有上海话,来自邻铺的一群上海大爷大妈。处在列车相对封闭的环境里,这时深切感受到了多民族共处的氛围。

列车再次来到了吐鲁番北站。在吐鲁番北站,列车进行换向作业,走上南疆线。吐鲁番市不大,但是吐鲁番北站却可以算是一个小枢纽,连接了兰新客专线与南疆线。在吐鲁番北站时,自然按照惯例去看了摘挂。

吐鲁番北站炎热的站台

HXD1D机车在吐鲁番北站摘挂

望向吐鲁番盆地边缘

出吐鲁番盆地,过库鲁克塔格山,便进入塔里木盆地。在过去,南疆线在此处有着规模庞大的展线。现在,这整个展线群都被改称为鱼儿沟线,而南疆线从鱼儿沟站引出后不再经过祖鲁木台站,直接从马兰站、和硕站沟通焉耆站。至此,列车进入了巴州地界。巴州,即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窗外远远望见庄严的马兰,以及大片大片的棉花地。

据说疆内列车餐车只售卖水饺。T9517也是如此。提供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晚餐,餐车却也煞有其事。餐车车厢装潢喜庆,餐车的厨房也明亮宽敞,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餐车工作人员在愉快地煮水饺(摄影:赵大法)

这里毕竟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沙土石砾漫不见边际。然而,在这漫漫沙土之中却能在顽强前行的公路两侧时不时见到人居之地,令人感佩。

终于有了人烟

晚上抵达巴州首府库尔勒。库尔勒站灯火辉煌,在渐渐降下的夜色中显得格外迷人。宽阔的站场,干净的站台,短短的遮雨棚,以及令人感到亲切的站台售货小推车。旅客们纷纷下车散步,或吸烟或购物,或者只是下车走动休息。一时间,站台上人语充盈,维语、蒙语、汉语,都说着长途乘车的人们在短暂的站台休息时光时总会说起的那些不变的话题。此时快到晚上十点,库尔勒的天色已是墨蓝。

美丽的库尔勒站

库尔勒站台上的小推车

第二日醒来,窗外南疆线的景色更加瑰奇。铁路沿线的沙漠上布满了草方格,方格里已成长起梭梭或其他类似的植物。线路南侧塔里木河支流之滨,有一些湿地,长着一团一簇的植物。北侧是哈尔克山,色彩缤纷的砂岩似乎在渲染着一种壮烈的情结。山脚下的阿(克苏)喀(什)高速公路与南疆线一路并行着,高速公路沿线分布着零星的工厂。公路上车不多,都与我们一起飞驰着。这不禁让我想起嘉陵江边,西侧是宝成铁路,东侧是川陕高速。所不同的是,此时我们之间相隔的是一片布满了顽强的草方格的荒地,而不是奔流的大江。不禁为之心神荡漾。

南疆线南侧景致

南疆线北侧景致

列车很快到达了喀什站。喀什站站台上绿树繁茂。在强烈的阳光下,这些大树绿得引人注目。

喀什站站台

喀什站站牌

T9517次列车水牌

从喀什回乌鲁木齐时,我们还是乘坐的T9518。令人欣喜的是,喀什站自助取票机出的是红票。T9518上的旅客依然是维族同胞居多。上车时,我们还正好遇见喀什站一个调车员送他儿子上火车。那个调车员走的时候,他儿子一直在人群之后大喊“爸爸”,直到他走到站台上之后,他儿子还隔着窗玻璃对着他喊。

这次列车上的小孩非常多。一个维族小孩,大概五六岁吧,一上车,便爬到上铺看书去了。还有一个在喀什十小上小学三年级的汉族小姑娘,非常调皮,和我们大玩特玩。第二天我们在吐鲁番北站下车时,她非常难过,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我们和她告别,她说她舍不得我们,所以不和我们告别。还有一个维族小男孩,四岁,十分漂亮。我们抱着他和他玩时,他爸爸告诉我们他们是去乌鲁木齐为他看病的。他们之前去过上海看病,已经改善很多了。为了带他看病,他爸爸已经辞去了工作。

在吐鲁番北站下车时,和这些旅途中偶遇的人们告别,我们竟然有些依依不舍。

吐鲁番北站站外标语:人民铁路为人民

我们在吐鲁番稍事逗留,下午乘坐Z70返回北京。吐鲁番实在是太热了。中午吃饭时,看见菜单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之前几天在乌市、喀什都没有见过的食物“羊肉圈”,大为惊异。询问老板,老板汉语不太好,解释了半天,大意也就是“那个就是那个羊肉圈嘛”。于是,点来食用,发现就是羊肉串。原来老板是把“串”念作“圈”了。不过这家的“羊肉圈”倒也实在是美味。

乘坐Z70,车上一大群北京老头老太太旅行归来。在哈密站时,之前在Z69上见过的哈密瓜推车再次现身,而且终于展现了它的用途。三十元四个哈密瓜,在列车停靠哈密站的十分钟内,转眼便被旅行归来的乘客们抢购一空。

Z70次到达吐鲁番北站

车外气温接近41℃

旅客在哈密站抢购哈密瓜

后来,在中卫站看了换挂。再后来便到了伟大的祖国首都北京的北京西站。下车时,已经和这些从新疆一路坐来的旅客们熟悉了的列车员站在车门边,和我们一一道别。两声“再见”之后,谁知道我们还会不会再相见呢?若会再次相见,或许还会是Z69/70列车之上吧?或者,是在乌市的街道上?新疆真是片神奇的土地。来过一次,便深深体会到,王洛宾是因何不愿意离开这里和这里的人们。

Z70次列车在中卫站换挂机车

又开始怀念到达乌市第一天时食用的羊肉串、大盘鸡、哈萨克土豆、架子肉、卡瓦斯了。还有小巷口现烤现卖的烤包子,以及小饭馆里香气四溢的抓饭。

还有库尔勒站的暮色,喀什站的清晨。以及此次运转快速通过没能经停的马兰站。

撰文:GWZ

编辑:魏朔阳

审核:郑伯豪